借人錢財打“欠條”是常事,學生寒假作業沒完成也行?近日,安徽合肥廬陽區教體局向轄區內初高中學校發了一封信,其中提及,對沒有按時完成假期作業的學生,“暫時采取‘打欠條’的方式緩交”,給孩子們充足的時間。

此事經媒體曝出后引發爭議,支持者認為“打欠條”的方式可緩解學生學習壓力,反對者則認為,這或會縱容部分孩子的懶惰習慣。2月25日,廬陽區教體局督導辦公室主任李睿回應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采訪稱,該舉措屬于臨時性的調整,出于少數學生未及時完成作業這一情況的考慮。未來是否繼續推行,將視反饋情況而定。

對此,安徽師大基礎教育課程研究中心副主任段兆兵認為,作業緩交只是一個權宜之計,但是從教育學專業的角度來看,不建議長期推行,“教育行政部門或者教師應該在科學評估學生的學習負擔的基礎之上,合理地布置作業,包括作業的量和難度。”

未完成寒假作業可打欠條,緩交兩周

央視新聞此前報道稱,合肥市中小學開學第一天,廬陽區的學校接到了區教體局的一封信。其中內容就包含寒假作業未完成的學生,可以打欠條。有學校老師表示,雖然95%的同學都能完成作業,但是總會有5%的同學存在作業拖欠的情況。為了給學生們減壓,學校采取了柔性處理措施。

廬陽區教體局督導辦公室主任李睿告訴澎湃新聞,“作出這樣一個臨時調整”緣于多重原因,一是不同學生自身的具體情況不同,各個學校都存在學生作業未完成的情況,二是出于人性化考慮,減少部分未完成作業學生開學時的心理壓力。

“此外,與暑假不同的是,寒假的時間較短,且又恰逢春節這一傳統節日,學生會因為過年過節耽誤寫作業的進度。”李睿表示。據其介紹,開學前,該教體局局長鄭家凱組織基教科負責初高中教學工作的人員和部分督導委員會成員召開了會議,提出了讓未完成寒假作業學生“打欠條”的想法,“大家商量后都覺得可行,就臨時作了調整”。

李睿介紹,該通知面向合肥廬陽區轄區內中學階段的學生,不涉及小學。學生如果未完成寒假作業,開學報到時便可以向老師申請“打欠條”,但必須和老師約定好最終完成作業的期限。“一般要求在開學后兩周內完成落下的作業,如有特殊情況的,可以和任課老師商量后再調整。”

支持者居多,也有部分家長、老師質疑

李睿表示,根據目前廬陽區教體局收到的反饋情況來看,轄區內初高中學生的寒假作業完成情況較好,一個班級僅有個位數學生未完成作業需要向老師“打欠條”。廬陽區第四十五中學橡樹灣校區教導處主任何鈞向澎湃新聞證實,本校學生作業的完成度較高,只存在部分學生未完成作業需要“打欠條”的情況。

“對于這個通知,學生的總體反饋較好,無論是未完成還是完成的。對老師來說,也是多了一種督促學生的方式。畢竟,與‘打欠條’這一行為相比,欠條如何兌現才是關鍵的問題。”何鈞認為,以前學生作業未完成,老師只能進行口頭的教導,但現在能有一個更具體的方式,讓老師和學生之間形成一個約定,更便于鼓勵學生。

“老師布置作業的目的是鞏固上學期所學,之所以讓學生‘打欠條’,主要還是為了讓學生這學期更加努力學習。”何鈞表示。有中學生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對一些完不成作業的同學而言,這可以緩解學習壓力。

“也有部分家長、教師和網友們質疑這種(“打欠條”)處理方式,認為學生的本質就是好好學習,完成作業是基本要求。”李睿告訴澎湃新聞,目前教體局已經收到了一些不同意見的反饋。

“教體局的出發點是從人性關懷的角度,照顧學生的個性化特點。每個學生的基本情況不一樣,要求就應該不一樣,成績中等的學生完成作業可能有困難,我們也是為了不讓他們開學第一天報到就有過多的心理壓力。”李睿表示。

專家:只是權宜之計,不建議長期推行

“作為教育行政部門,廬陽區教體局的做法是為了學生過一個快樂輕松的假期,但是長期來看,孩子的成長發展沒有壓力是不行的,古人說‘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如果長期推行緩交作業的做法,孩子沒有完成及時課程作業的壓力了,也容易喪失學習的動力。”中國教育學會教育學分會教學論專業委員會理事、安徽師范大學基礎教育課程研究中心副主任段兆兵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作業緩交只是一個權宜之計,從教育學專業的角度來看,不建議長期推行。

在他看來,教育行政部門或者教師應該在科學評估學生負擔的基礎上,合理布置作業,其中包括作業的量和難度。總體來說,如果學生壓力太大,應該減少作業量,降低作業難度。“當然,每個學生的情況不同,那作業要求也應該因人而異,對于完成作業比較困難的學生,可以適當降低要求。”

對于有家長擔憂“打欠條”的做法會讓學生養成遲交作業的習慣,段兆兵認為,“這種后續的不良效應是可能產生的。所以不論是老師還是家長,都應該明確,培養孩子要給他們適當的壓力,讓孩子盡可能及時完成作業,同時也要培養他們的擔當意識、責任意識,讓他們主動認識到,自己應該及時完成作業。”他建議道。

“關于假期作業的標準制定,教體局每次放假前都會開會商討,在科學評估后進行嚴格調控。”李睿告訴澎湃新聞,假期作業會兼顧到基礎與提高兩方面,堅持“721”的比例——70%是基礎性的內容,這部分基本上所有學生都能完成;20%是提高性的內容,這部分半數學生都能完成;10%是較難的理解類題目,大多數學生都完成不了。

李睿認為,學生不能及時完成作業,并非作業數量的問題,而是作業的難易度問題。對于該舉措以后會不會繼續推行,將根據最終的反饋情況,各方商討決定。